• <button id="z4kwk"></button>
  • <rp id="z4kwk"></rp><s id="z4kwk"></s>

    1. <button id="z4kwk"><object id="z4kwk"></object></button>

      郭有才,正被兩撥人追“殺”

      一撥人需要“新造的神”,將聚光燈照向了他。另一撥人需要反“全民網紅”風向,將箭頭對準了他。

      郭有才,正被兩撥人追“殺”

      ▲憑著這首《諾言》,郭有才唱歌十年無人問,一朝走紅天下知。

      文 | 佘宗明

      自郭有才躥紅后,這世界上便有了兩個郭有才:一個是他父母的孩子、女友的愛人,一個是被“公共化”的郭有才。

      這兩個郭有才,互為鏡像,映出了現實的斑斕。

      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被潑天流量擊中的郭有才,現在就被左右兩股力量攪動的疾風卷到了空中。

      一方說:郭有才是底層人逆襲的樣本,是“星光下的草根傳奇”。

      一方說:郭有才們造不出光刻機,該割掉“全民網紅”這顆危害孩子的毒瘤了。

      魯迅曾總結,殺人有兩種方式,一種是棒殺,一種是捧殺。

      如今,郭有才就正遭遇這“兩重殺”。

      一撥人需要“新造的神”,將聚光燈照向了他。

      另一撥人需要反“全民網紅”風向,將箭頭對準了他。

      作為普通人的郭有才無法阻止“郭有才”三個字被符號化,而被符號化的郭有才很可能壓垮作為普通人的郭有才。

      01

      獵巫與造神,是看客的兩種剛需。

      他們需要宣泄負能量,所以需要立負面靶子。

      他們需要注入正能量,所以需要樹正面典型。

      在算法指引下,郭有才就成了無數人心中的正面典型。

      郭有才的故事,確實很適合被加工成雞湯體。

      在喊馬云為爸爸、喊王思聰為老公式的“慕強”敘事在主流輿論場全面消退,大眾將代入與共情對象移至底層人的背景下,郭有才身上疊滿了Buff:

      他家境不好,出身農村,年少不幸,讀書不多,10歲喪母,13歲謀生。

      他生活不易,做過修車工學徒,做過洗浴中心前臺,現在擺燒烤攤,揾食艱難,屬于販夫走卒,隨時可能被攆。

      他百折不撓,命運多舛,卻沒淪為街頭阿飛,而是辛苦打拼。

      他堅持不懈,15歲花6元學唱歌,探索直播7年,唱歌十年無人問,一朝走紅天下知。

      他情感不移,幸遇知心女友,從此不離不棄。

      這很符合當下的造神模型:普通人,能打拼,肯堅持,不餒,不飄,不抱怨。聽著就很正能量。

      上個集齊了這些元素的,是董宇輝。

      友人兼前同事然玉就用感性的筆觸寫道:

      歲月的分量,化作給養,并不中年的郭有才,機緣巧合地化作“懷舊金曲打天下”的草根偶像。那是傷春悲秋的感懷,是百感交集的況味。泛黃的直播濾鏡下,盡是舊時的標志物,“往事不可追,只能被復刻”。

      從某種意義上說,郭有才更像是一個“過往與當下”之間的擺渡者。他筆挺、老派的扮相,搭配古早品位的選曲、蒼茫的聲線,加之鄭重其事的“臺風”,所有的一切交織疊加,構成了謎一般的復合氣質。分明與今時格格不入,卻又恍若那么的應景貼合。

      對一眾網民來說,造神的內置程式是“有一善,從而賞之,又從而詠歌嗟嘆之”。

      郭有才這么好,那他就得位列仙班。

      所以他翻唱《諾言》,是“沒有技巧全是感情”。

      他的感情,是“賢妻扶我青云志,我還賢妻萬兩金”的佳話。

      不少網友為他濾鏡加滿,當地也為他加冕——“菏澤文旅推薦官”。在郭有才走紅后各種錦上添花,印證了那句“凡有的,還要加給他,讓他多余”。

      而那些盛贊,也在“他想要一縷春風,卻收獲了一個春天”的劇情里,為郭有才傳奇完成了“付出必有回報”的敘事閉環。

      02

      郭有才的怒放,確實呈現了一個草根被粗糲生活錘煉出的頑強生命力。

      但他顯然承受不起那些神化。

      很多神化,都是捧殺。

      因為郭有才那成為“幸存者偏差”中的幸存者的偶然爆紅,就賦予他過多的勵志色彩,不如正視更多郭有才們的悲辛處境。

      郭有才的走紅,不是“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天道酬勤劇情,而是“他命不由他由算法”的機緣巧合結果。

      郭有才原本逐夢而不得。

      但他在意外中圓夢后,不少人用他的圓夢來造夢——以此來向大眾兜售“草根逆襲”的故事,卻不告訴大眾這背后的概率幾率。

      捧殺郭有才的人各懷心思,有的是真推崇,有的是要販賣迷魂湯……販賣迷魂湯的盡頭則是賣課賣貨。

      但無論是哪種,都是對郭有才的刺傷。

      勒龐在《烏合之眾》里說:人們在表面上崇拜偶像,但在潛意識中卻希望打倒偶像。

      在捧高郭有才的熱潮中,就醞釀著打倒郭有才的暗流。

      可以預見,當郭有才被推到他頂流位置時,他必定會被置于放大鏡下打量。他只要有丁點經不起完人邏輯審視的地方,就可能被反噬。

      董宇輝就殷鑒在前:他的湖北行被保安開路、被粉絲簇擁,會被罵架子大;他在直播間說講解不了女士內衣,會被罵太裝了。

      欲成頂流,必承其重。這里的“重”,包括因瑕疵過失被罵,也包括“懷璧其罪”。

      郭有才十來天漲粉千萬,單場直播收入達到了100萬元以上后,有報道稱,有MCN機構要簽郭有才,簽約費高達5000萬元。

      郭有才的階層躍遷,勢必會讓那些因“同溫層連接”而對他產生好感的“階級兄弟”離他而去。

      就算郭有才始終保持初心、純正善良,他也會被他無法掌控的風向所裹挾。

      對他的瘋狂追捧本就暗含病態的狂熱,必然會引發很多鞭撻,這些鞭撻也會纏上郭有才——“你不殺伯仁,伯仁卻因你而死”,你沒教唆粉絲,粉絲卻因你而瘋狂。

      許多主播追隨郭有才而去帶來的菏澤南站“群魔亂舞”景象,也招致了許多媒體對審丑螺旋的痛批,這類痛批也會無形中將火延燒到郭有才頭上,因為他是原因的原因的原因。

      可驟然被時代洪流推向風暴眼的郭有才,真的承受得起這些嗎?

      大衣哥今天的苦惱,也許就是郭有才明天的苦痛。

      03

      與捧殺郭有才的舉動對稱的,是棒殺郭有才們的聲音。

      在我們腳下這片土地上,“全民網紅”風氣帶壞小學生,向來是網紅們無法擺脫的原罪。

      哪怕你過得艱難、紅得偶然,只要你紅了,你就得為此擔責。

      如今,這樣的“原罪”也找上了郭有才。

      這兩天,郭有才就遭到了網民的實名舉報,舉報信稱他言論不當,指責他助長了精神怠惰、不思進取、意志消沉的錯誤價值觀。

      還有人質疑他的草根人設,扒出他走紅前開公司。

      在一堆主播跑到郭有才的“駐地”菏澤南站爭奇斗艷后,那段記錄這直播眾生相、BGM是“魑魅魍魎怎么它就這么多”的視頻隨之熱傳開來。

      郭有才,正被兩撥人追“殺”

      ▲菏澤南站成了各色主播們的爭奇斗艷場。

      在網上,#必須割掉危害孩子這顆全民網紅毒瘤# 的詞條還登上了熱搜。

      在熱搜旁的留言區里,很多網民諷刺:丟掉書包,放下工作,拿起手機,振興中華。

      風向陡轉之下,菏澤當地也從連夜鋪瀝青路的“承接潑天流量”姿態,轉變為了叫停南站直播的阻攔態度。

      素來看問題看得極深的舊聞評論一語中的:

      郭有才及其幕后推手制造的群體性直播事件,因為其急速撈金的效率,以及對地方政府的快打快撤,可以命名為菏澤一夢。在菏澤一夢中,流量對地方政府的貢獻為零,要是參照急吼吼的諂媚之舉,社會風評恐怕為負數,菏澤一夢堪比黃粱一夢。

      在這波輿情中,雖然許多人將箭頭對準的是郭有才的效仿者,但這些人也是想變成另一個郭有才,郭有才作為無心插柳柳成蔭的“非主動啟蒙者”,很難不被牽連。

      不少人對菏澤南站那些“魑魅魍魎”的批評,都打著反三俗之名。

      他們對追腥逐臭的批判,最常見的落點就是那句宏大感慨:這社會真的病了。

      有意思的是,這些批判者中,有不少也是用正能量去鞭撻負能量。

      他們的說法是:以后打仗了,能靠這群網紅沖鋒陷陣嗎?或者,科學家們枯坐冷板凳,網紅們日入百萬,這是我們應該追的星?

      在此邏輯下,滿是正能量的郭有才也會因為開了個不好的頭被視作負能量——他的出圈出名會被置于科學家默默無聞的另一側,成為“審丑時代”的標靶。

      ?

      04

      但不偷不搶憑運氣走紅的郭有才,憑什么要承受這么多棒殺?就因為網紅輪盤突然轉到了他身上嗎?

      “網紅誤國”,本就是極具誤導性的陷阱命題:廖沫沙的那句“豈有文章傾社稷,從來佞幸覆乾坤”,把文章改成“網紅”也合適。國要這么容易被誤,早就國已不國了。

      把郭有才跟科學家對立,說郭有才造不出光刻機,以此來渲染“全民網紅”風氣的毒害,是很流行的論調。

      但網紅跟科學家本就是兩種生態位,二人創造的價值的確天差地別,但在市場經濟環境下,市場對個人的犒賞(價格)從來都未必是取決于價值,這是人性缺陷導致的市場經濟缺陷——就算科學家出來當科普網紅了,也沒多少人會拿出看扭臀女主播的勁頭去看他們。

      將創造的價值高跟所得的收入高強行畫等號,只是計劃思維下的理想模式,但人性缺陷并不支持這點。

      要是都跟科學家比,這世上還有多少工作是有價值的?認或不認,現實就擺在那:大多數職業、崗位,都是為了滿足人的生存需要——娛樂也是人的生存需要。

      當然了,認為搞直播的網紅人均李佳琦小楊哥辛巴,就跟認為演員都是“208萬”那樣,只看到了整個群體中塔尖的那波人,卻沒看到塔基上的絕大多數人,只看到了小楊哥們賺錢賺到手麻的個案情形,卻沒看到“95%的主播收入不如外賣員”的行業現狀。

      那些擔心“全民網紅”帶壞孩子的人,沒準就是20年前擔心“鄧麗君毀了下一代”風潮中的“下一代”,他們最該做的,也許是教育孩子認清直播行業的復雜現實,而不是端著“網紅誤國論”不放。

      包冉老師說,“大量的底層群眾都迫切的想要找到出路,從溫飽小康到階層躍遷,當主流的通道被堵死以后,堰塞湖總會自己找到壓強的突破點,動機無可厚非、行動符合邏輯、結果不得而知”。

      當下很多人直奔直播間,未必是被一夜暴富的大夢牽引,也許是被謀生無路的無奈逼迫。這社會,該容許有人為中華崛起而讀書,也該容許有人為找條活路而直播。

      不可否認,有些主播為了能紅而扮丑搞怪。他們很容易被“反三俗”的槍口對準。

      “反三俗”是當下有著官民同構基礎的主流風向,三俗可以反,但要看三俗怎么定義、反又該怎么反。

      藏污納垢確實有礙觀瞻,但一個具有灰度包容的社會往往比一個整齊劃一的社會更有溫度。這不是說低俗該被接納,只是說“寬社會”的開放與開闊能成為很多低俗的“自我凈化裝置”。

      那些魑魅魍魎固然丑態百出,但《西游記》里那些背后有人的妖怪,通常才是最可憎的——他們食民之祿卻做禍民之事,危害還真不是那些扭臀的主播能比的。

      全國大劇場,到處都是戲,網紅們的戲雖然多,但未必是危害最深的。

      只不過,在輿論批判遵循“安全的時候才勇敢”框架的前提下,人們只能將矛頭對準網紅們。

      05

      在當下,算法已將波普藝術大師安迪·沃霍爾說的那句“在未來,每個人都有15分鐘的成名機會”的流量普惠情形,扭轉成了“在如今,每個成名的人都會火上15天,背后則是150000人想成名而不得”的冪次分布景象。

      郭有才的火,已成不確定性規律下的傳播意義上確定性景觀。

      接下來,他能火多久,依舊不確定;他能火到什么程度,同樣不確定。

      確定的是,捧殺與棒殺,正懸在他的頭頂。

      他的命與運,在他火之前,不是自己能完全掌控的;在他火之后,就更不是他自己能完全主導的了。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增長黑客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selleragentsearch.com/quan/118192.html

      (0)
      打賞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支付寶掃一掃 支付寶掃一掃
      上一篇 2024-05-23 11:52
      下一篇 2024-05-23

      增長黑客Growthhk.cn薦讀更多>>

      發表回復

      登錄后才能評論
      特別提示:登陸使用搜索/分類/最新內容推送等功能?>>
      欧美亚洲日韩一久久网站_精品成A人无码亚洲成A按摩_俄罗斯女人与动ZOZOZO_疯狂做受xxxx高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