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utton id="z4kwk"></button>
  • <rp id="z4kwk"></rp><s id="z4kwk"></s>

    1. <button id="z4kwk"><object id="z4kwk"></object></button>

      「諾米現象」背后:抽象網紅開始“具象化”

      真誠才是必殺技

      「諾米現象」背后:抽象網紅開始“具象化”

      作者|小冬

       

      清明假期,當香港和上海的迪士尼迎來萬千游客時,被網友們戲稱中國第三座“迪士尼”的成都玉林八巷小區成了熱門打卡地。雖然只有健騎機一個項目,等候的隊伍卻一直延伸到路口,為了防止出現意外,街道工作人員還組織起志愿者對現場進行限流,每次只能進20人。

       

       

      根據網絡視頻來看,健騎機周圍聚滿了人,既有本地的老人小孩,還有外地來的游客。人們一邊舉著手機錄像,一邊排隊等著坐上健騎椅,模仿說唱歌手諾米的《謝天謝帝》MV,喊上兩句“謝帝謝帝,我要diss你”。

       

       

      與“成都迪士尼”同時爆火的還有它的“始作俑者”——說唱歌手諾米。據驚蟄研究所觀察,截至目前諾米的抖音賬號粉絲數量已經超過162萬,比MVdiss的對象謝帝還要多出120萬。值得關注的是,除了這一場從線上到線下的模仿狂歡,諾米早前的個人經歷也在不斷被挖出,而他也讓更多人看到當下“網紅”的另一種走紅方式。

       

       

       

      抽象網紅效應,讓成都收獲“迪士尼”

       

      說唱歌手諾米憑一己之力帶火“成都迪士尼”的現象,只能用“抽象”來形容。

       

       

      不久前,諾米作為綜藝節目《新說唱》的參賽選手,在參加海選時沒能通過審核,還被擔任審核官同時也是說唱歌手的謝帝建議“把說唱當個愛好算了”,并且把他寫給爺爺的歌說成寫給奶奶的。于是,為了表達心中的不滿,諾米專門寫了一首名為《謝天謝帝》的作品,并為其拍攝了一支MV。

       

       

      在MV中,諾米坐在成都玉林八巷小區內的健騎椅上,嘴里不停地重復“謝帝,謝帝,我要diss你”,也因其發音和“謝帝,謝帝,我要迪士尼”過分相似,在網絡上迅速傳播成為當下的流行熱梗。并且在短視頻平臺上還快速興起一陣模仿潮,將“我要迪士尼模仿大賽”推到挑戰榜TOP6的位置。唯一讓人始料不及的是,小區里的健身器材竟然成為“熱門景區”,吸引年輕人們紛紛前往現場打卡。

       

      「諾米現象」背后:抽象網紅開始“具象化”

       

      事實上,在《謝天謝帝》MV帶火“成都迪士尼”之前,諾米就曾因為抽象行為在網絡上引發過一些關注。例如在《新說唱》海選結束后的采訪環節,諾米在每句話的最后,都會用“因鬧三(you know what I am saying的諧音)”作為結尾。諾米還自稱“美式男孩”,并且將自己類比為美國黑人,從行為舉止都非常符合大眾對說唱歌手的刻板印象。

       

       

      此外,在折戟《新說唱》海選,決定錄制新歌diss節目審核官謝帝時,諾米又遭遇了戲劇性的一幕。當時諾米在錄音棚的沙發上休息,而身邊站著的是正在錄制歌曲diss諾米的謝帝粉絲,而這一幕場景又恰恰被錄音師直播了出去。

       

       

      再聯系到《謝天謝帝》MV的發布,圍繞諾米參加《新說唱》比賽的線索,便形成了一個極具喜感的連續性劇情:說唱歌手參賽被淘汰,錄制歌曲diss評委,卻遭遇評委粉絲現場的“貼臉開大”。等到MV發布后,洗腦魔性的副歌“謝帝謝帝,我要diss你”又被網友們改成了“謝帝謝帝,我要迪士尼”并且爭相模仿。

       

      「諾米現象」背后:抽象網紅開始“具象化”

       

      由此在路人眼里,起初被《新說唱》淘汰的諾米,或許還只是一個類似“超女海選資料”里的說唱愛好者。但在經歷一連串的抽象事件后,諾米本人卻收獲了一種格外“抽象”的網絡形象。

       

       

      模仿諾米的人可能壓根就不了解他,但模仿本身極具熱度且有喜感,因此短期內大量自發流量的涌入,《謝天謝帝》MV成了網絡頂流IP,帶火了“成都迪士尼”,也幫助參加節目結果落選的諾米以另外一種方式快速出圈。

       

       

      不久前,驚蟄研究所在《文旅產業的增長邏輯,變了》一文中曾討論過戲劇化短視頻內容帶動網紅“景點”產生的可能性,然而“成都迪士尼”產生的原因,不能簡單的總結為短視頻內容帶來的流量效應,而是諾米作為“抽象網紅”在不斷具象化中所產生的新的網紅效應。

       

       

       

      網紅的抽象時代

       

      其實按照一般網絡事件的發展規律來看,大多數突然爆火的網紅很大概率上會像“挖呀挖”的黃老師一樣,因為一條短視頻爆紅然后迅速被網民忘掉。但諾米的特別之處在于其抽象的行為,引發了大范圍的模仿。

       

       

      就如同“郭言郭語”中的“耶斯莫拉”,以及《封神第一部:朝歌風云》里費翔飾演紂王時的臺詞“祥ray(瑞)”。本來只是無意義的一句話,或者是帶有口音的臺詞,但是因為抽象化的表達所帶來的趣味性,成為一種網絡流行梗引發網民跟風模仿。

       

      「諾米現象」背后:抽象網紅開始“具象化”

       

      人們在健身器材上高喊“我要迪士尼”的行為,可能只是單純為了找樂子。但這種集體化的抽象行為,一定程度上表現了互聯網用戶對“抽象內容”以及當前網絡語境下“抽象表達”的偏好,也反映出另外一種獲得網民關注、獲取網絡流量的方式。

       

       

      其實在2015年前后,以斗魚、虎牙等平臺為核心的直播時代,“抽象文化”的流行就已初見端倪。彼時,斗魚平臺主播孫笑川(已被封禁),在與直播間網友的互動中,使用了大量emoji表情、字符符號以及臟話、方言,由此產生了“抽象話”。

       

       

      盡管行為本身缺乏一定邏輯,表達上也略顯瘋癲,但這種無厘頭的整活行為極具娛樂性,因而使得主播自身成為“抽象化身”滿足了網友們的娛樂需求。因此,這一期間也產生了不少憑借“抽象藝術”爆火出圈的網紅。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個例子是虎牙前頭部主播“藥水哥”?!八幩纭钡恼匠鋈?,源自一次直播時在晚上8點到凌晨3點與網友的直播對罵中,全程重復“您配嗎”。這一次的直播內容不僅成為了網友們的二創素材,也讓“藥水哥”收獲了一個抽象瘋癲的人設和巨大的網絡流量。

       

       

      同一時期,短視頻博主“黑貓警長giao哥”也憑借一句無厘頭的“一給我里giaogiao”躥紅網絡,甚至還在2018年、2020年參加了《中國新說唱》,盡管沒能成功出道,但巨大的網絡流量還是讓其成功發行個人單曲甚至與知名說唱歌手合作。

       

      「諾米現象」背后:抽象網紅開始“具象化”

       

      從上述網紅的流行軌跡中可以看到,網友們對“我要迪士尼”的模仿,完全是基于“抽象文化”的一種集體行為。這種在網絡乃至現實中制造的群體性娛樂狂歡,以消費權威、解構偶像為主旨,通過惡搞和玩梗對抗主流審美。

       

       

      亦如在《新說唱》中擔任審核官的謝帝,代表的就是時下說唱圈的主流形象,而諾米的《謝天謝帝》MV則是對這種“主流”的解構。網友們則用瘋狂玩梗的方式,對“謝帝”所代表的主流市場進行了對抗和諷刺,也在這一過程中達到宣泄負面情緒、獲得樂趣的目的。

       

       

      需要指出的是,帶火“成都迪士尼”、集體模仿諾米的行為還只是“抽象文化”的又一次生動演繹。諾米在出圈后引發的持續關注,吸引了用戶對其個人經歷的不斷挖掘,使得網友開始用一種新的方式來“審視”網紅。

       

       

       

      被具象的“網紅”

       

      在諾米因為一連串的連續劇情出圈后,來自外界的關注也讓他的真實身份不斷暴露在人前。但與一般明星、網紅常常被曝出黑料的結果不同,被網友們全方位無死角“窺探”的諾米卻呈現出一種質樸、單純的積極形象。

       

       

      根據網絡報道,諾米來自四川涼山州,媽媽在便利店當收銀員。玩說唱之前,諾米做過廚師、騎三輪車賣水果,他還和父親一起在工地當過架子工,并且因為意外失去了一節小拇指。因為家庭的條件不好,諾米參加新說唱的機票錢,還是媽媽找鄰居借的。

       

       

      還有網友曬出諾米小時候幫家里耕地做農活、在學校讀書時的照片,照片上的諾米一看就是特別樸實的孩子。還有很多網友曬出了之前偶遇他的照片和視頻,這些網絡曝光的素材里,諾米總是一個人戴著帽子、背著背包,耳朵里塞著有線耳機,邊走邊練習自己的rap,看上去特別孤獨,這進一步加深了他在網友眼中的弱勢形象。

       

      此外,還有網絡文章提到諾米早期因為沒有名氣,做音樂又需要花錢,所以經常連酒店都住不起只能露宿街頭,甚至因此被人打過。還有網友曬出聊天記錄,顯示自己邀請諾米住到自己的寢室,但被拒絕,諾米只是洗了個澡就離開。以及有粉絲給諾米發紅包也被婉拒,他還叮囑粉絲不要隨便給人錢,以免被騙。

       

      「諾米現象」背后:抽象網紅開始“具象化”

       

      哪怕是在“成都迪士尼”爆火后,諾米也僅僅在4月5日發布視頻呼吁前往打卡的網友們“周圍住的都是老爺爺老奶奶,希望大家別擾民?!?/p>

       

       

      雖然大部分來源于網絡的信息并未得到進一步的證實,但在憑借“我要迪士尼”成功出圈后,這些網絡曝光的內容已經“坐實”了諾米善良、純真的人設。于是,諾米在網絡上的“抽象”人設也變得具象起來。

       

       

      在“我要迪士尼”之前,他是自詡“美式男孩”的《新說唱》淘汰rapper,但如今他是盡管家境并不富裕但依舊追逐說唱夢的大涼山男孩。甚至他寫給爺爺的歌《阿普的思念》,也被央視文旅、涼山文旅“翻牌”作為地方宣傳片的配樂。

       

       

      至此,網友對諾米的態度從一開始的整活、看笑話,轉變成為被具象化的真實感打動后產生的關心。這便與直播行業早期憑借“抽象文化”成名的“郭老師”“黑貓警長giao哥”截然不同。

       

       

      不難理解,早期網紅靠的是獵奇、審丑的“抽象整活”,但現在用戶會透過抽象外表,開始對網紅真實身份進行“挖掘”,發現其具象化、生活化的一面,網紅也因此正在變得更“真實”。

       

      「諾米現象」背后:抽象網紅開始“具象化”

       

      此外,諾米自身與傳統說唱歌手刻板印象的反差,以及在成為“網紅”后被網友們發現“越扒越窮”的質樸人設,本身也是對過往“網紅”形象的又一次解構。當人們對明星塌房見怪不怪,看多了劣跡斑斑的說唱歌手,眼前這個有點“抽象”的諾米反而越看越真實、越看順眼。

       

       

      換句話說,在這一次從網絡空間到現實空間形成的群體性娛樂狂歡事件中,熱衷于“抽象文化”的年輕人以諾米作為反主流的利刃,打破了“網紅”的固有營壘,將整個社交網絡的注意力吸引到了諾米的身上,也由此完成了新一輪“網紅”模式的變革。

       

       

      “抽象整活”的確可以用來找樂子,但人們仍然期待流量背后的“偶像”價值。

       

       

      「諾米現象」背后:抽象網紅開始“具象化”

      本文來自投稿,不代表增長黑客立場,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selleragentsearch.com/mcn/douyin/115947.html

      (0)
      打賞 微信掃一掃 微信掃一掃 支付寶掃一掃 支付寶掃一掃
      上一篇 2024-04-08 20:30
      下一篇 2024-04-09

      增長黑客Growthhk.cn薦讀更多>>

      發表回復

      登錄后才能評論
      特別提示:登陸使用搜索/分類/最新內容推送等功能?>>
      欧美亚洲日韩一久久网站_精品成A人无码亚洲成A按摩_俄罗斯女人与动ZOZOZO_疯狂做受xxxx高潮